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江宏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画余随笔·鹦鹉

2020-06-12 11:15:26 来源:芥餘山房作者:江宏伟 
A-A+

WwnCJZGQY5jZqAa6gfjE3tPoV0LxuTg7m9TqQ3Ze.jpg

Oo9zvcrxu8VHqLbaYtT8vGDmLYmIhROcA8LQo55B.jpg

浓妆浅笑对春风  60cm×97cm  2016年

  起先没画过鹦鹉,觉得其羽翼颜色艳丽得太夸张,嘴形与眼神也如童话般戏剧化,没有文雅清幽的气质。

  到了90年代末2000年始,鹦鹉意想不到的频频出现在我画面中。从“亚历山大”,“玄凤鹦鹉”到“金刚鹦鹉”都栖息、飞翔在画面里。之所以改变原先的成见,是有个契机,那是1996年到美国,第一次进入西方世界,从洛杉矶、旧金山至纽约、华盛顿,一路看了很多美术馆,曾经渴望的作品,居然无数的原作就在咫尺之间。先是兴奋不已,但禁不住不间断的视觉大餐,渐渐感到油腻反胃。到了大都会博物馆,更多曾画册见过或传闻的画作接踵而至,强迫自己细赏,但很难走心。不自觉地到了中国馆,居然意外地将绷紧的神经有种被松弛的感觉,一阵清风徐来,放松了的心态被一套文征明的《山水册页》和一幅钱选的《梨花图》所吸引,仿佛不停的暴食烤牛肉、煎羊排之后遇上一道莲子百合羹,还飘撒着一些桂花的馨香,顿时让肠胃十分舒坦。并勾起一种精神上的思乡与归宿感。

wNfnPmNJlOKezetIXwZvb72nBnfFgkzG1rqNnYni.jpg

海棠深处 69cm×101.4cm 2013年

  纽约行程后,原在南京结识的一位热衷中国文化的美国教授白志昂,他诚邀我们一行到北部佛蒙特州。他是明德大学语言学院的院长,一口标准的京腔普通话。在他家中住了数天。记得下午在他的阳台,面对连绵的山峦,平缓起伏,一条白岚晕化着山色,如同董源的画面,辽阔宁静。白志昂介绍,波士顿美术馆在办馆藏《中国宋元藏品》,精彩极了。说着搬出了印刷精致的展览画册,当翻到赵佶的《五色鹦鹉图》,顿时给吸引了,这是第一次看到这幅作品,我瞬间的反映“晶莹剔透”。一只五彩的鹦鹉栖息在折枝杏花上,非常有节制的将各种色块安祥的组合在一起,华丽间透着文雅。

3AUU6YH4zj5KlCejWfHs5UiqtnJ64Ep2jpD1tjFE.jpg

赵佶 五色鹦鹉图

  以往的印象是中国有境界的画总是清淡无油,如同食素主义般;而看油画,总觉荤性十足,从提香到卢本斯,均是高脂肪。而到了印象派,仿佛脂肪与沙拉相融,特别是修拉很彻底的将各种新鲜的荤素食材,按比例用奶与油的搅拌,让流光理性的四射。然而,在异乡看到《五色鹦鹉图》不是概念中的纯素,而是能分辨出蛋白质与脂肪的含量,但不是高胆固醇,如同“清炒虾仁”般的晶莹并且还有几片碧绿的龙井叶片点缀,是清爽的荤。从此这幅《五色鹦鹉图》便被印入心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待数年后,再次看到精致的印刷品,乃至若干年后,在上海博物馆看到原作,居然有点异样的感觉。在特定语境的初始相遇,给意识深处添加了很多理想的色彩,美好时常通过“忆念”而不断纯化的。

ApXptINObvMQ4EHHZh5QaIVsymDxW01yLnmU8s9W.jpg

红鹦白梅 40.5cm×68.5cm 2015年

  事实上,并不是短暂的美国之行归后就开始画鹦鹉的,后来去动物园,在花鸟市场,常能见到色彩艳丽,形态夸张的各色鹦鹉,虽然还是有些排斥,但会关注,并拍摄一些相片留着。待三年后,偶然间找出一张展翅欲飞的,羽毛如三原色般色彩分明的鹦鹉照片,便开始用铅笔细细刻画其动态与组织结构,规划其色块的比例,并忆念着《五色鹦鹉图》那份遥远晶莹的光辉。在定稿制作中,一遍遍增加色泽的纯度,又抹去艳丽的对比。在清晰与模糊间,权衡相互的分寸,渐渐地浮出了留在记忆里的光泽。第一次画鹦鹉,如同在描绘现实与追忆一个遥远的情愫,自然也成了自己较为有意义的一幅作品,取名为《春风初动》。

NuBpqly7VpM1GSy6I60UX6xwLhdaRcSVhdtl5cvR.jpg

春风初动 63cm×35cm 1999年

  2000年后,鹦鹉常会穿梭在我的作品中,给灰濛的调子增加明晰、饱和的色泽,活跃了画面的气氛。在素色的梅梨,灿烂的玉兰碧桃,以及热带植物里,都会出现鹦鹉鲜亮的羽色,似乎调动出感观的醒目、亮丽。

  据说鹦鹉寿命较长,一般小型的可活7至20年,中型可30至60年,甚至长寿的能达80岁。我曾两次短暂的养过鹦鹉,一只是在花鸟市场购买的“亚历山大”鹦鹉,通体是翠绿,仅嘴与颈部呈小面积鲜红色。当时住公寓楼,放在封闭的阳台上,得用铁链锁在鸟架上。因不知其习性,喂食时不小心被咬过一次,如同被钳子夹般疼痛,后来喂食与清理污物时都得戴棉手套。一日家中灯不亮,一查,墙面上有黑色短路的痕迹,原来晒台上的二根电线被鹦鹉咬断。不过印象中没有鹦鹉的嘶叫声,否则,容不下阳台与卧室相连的喧闹。饲养了二个多月嫌麻烦,不能长久远行出门,就转送他人。后来听说“亚历山大”咬断铁链飞走了。这鹦鹉囚笼久了,不知还能否在自然界中生存,微微掠过一丝忧虑。

AXzEfn8ffxl0DXTrvMnlFh0cvYpLN3H4T8grtPEc.jpg

绿鹦琼花 97cm×89cm 2016年

  第二只鹦鹉是搬到郊区后,因一个亲戚将移民出国,家中宠爱的鹦鹉便转到我处。是一只全身通红的鹦鹉,起名为“红红”,此鸟特点是要不停地有人陪它玩,见人就将各种玩具抱到身边,像孩童般怕人抢夺,但稍有疏离,就不停嘶叫,穿透力隔几间房都可听见。曾有一次外地朋友来聊天喝酒至深夜宿我家,第二天,我睡足见到朋友一脸倦意,直呼受不了,说天刚蒙亮鹦鹉就开始声嘶力竭的叫,恨不得把它掐死。但红红见到我们家苏格兰牧羊犬就很友好,很是喜欢,一见它就展开美丽的羽毛不停的逗弄狗狗,用嘴巴叼来玩具期望一起玩耍。而对家里的英短猫却是各种厌恶,第一次见面猫咪低伏着身子小心翼翼去窥视时,被它展翅拍地外加尖锐的嘶叫声吓得一溜烟逃窜,从此再也不敢靠近,当然也不用担心猫咪会把鹦鹉弄死了。

V5EZZbh49FJxVwGzfrh28sTBBpl9wVsFZot3Uvkz.jpg

红红的照片

  清凉画馆在清凉公园内。我与馆长很熟,长来家里相聚。谈到“红红”,他说可养到画馆,有人陪它,于是高兴的将红红带走。不料,数天后他就受不了,原来所有来客都得陪它,不然就不停嘶叫,噪音使得无法与客人交谈。无奈馆长只能转送住别墅有园子的女企业家,后听说红红过得很滋润,她将它解掉锁链在园中自由飞翔,估计也是受不了它的叫声,想放生。谁知红红到点它就敲窗,与保姆觅食玩耍。得知红红过的如此幸福很是欣慰。一次偶然见到相识的朋友,问其住所,居然是红红后来的主人搬进市区,别墅转卖她了,红红也就留下了。哪料没心没肺的她说:“红红很好玩,可因出门半月忘了红红,饿死在家了”。早知红红有到点回家觅食的特性,就绝不会转送他人,导致它最终被饿死的悲惨命运,而是放养在自家园中给它无拘无束的自由。心中不免生出一些悔意与伤感。

CuoGQHrQxbKEIYhbLnnndRJwF0er42IovN4Aze9V.jpg

红红在清凉画馆

  我二十年来也画了近二十多幅鹦鹉了,有些被人收藏,数幅也得知不断的易主,世事本来就是无常,也免不了漂泊流离,希望它们有个好运。因为,它们曾在我内心闪烁过晶莹的亮光。

2020年5月

huAbCMaJjT43pIMgwNCqoFZ6ckxKMC1ZHuAC6bAk.jpg

玉兰碧桃 97cm×59cm 2015年

ZNa3G5lfaavYtcLka5nzLyUB3sDY6MQ4rf1deVMw.jpg

​枝上立东风 60cm×32cm 2017年

  江宏伟

  1957年11月生于江苏无锡

  1977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

  曾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江宏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